欢迎光临
商家商品促销_居民生活资讯

妞书僮:cheers来自法文原意是「脸」?? 转载自《这不是英语》篇

Cheers

乾杯/谢谢/再见

这个字让我们知道

为什幺维多利亚女王会说:

「给我们的子民很多的啤酒,好的啤酒和便宜的啤酒,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造反了。」

从盎格鲁―撒克逊时代开始,酒馆就在英国的社交生活中佔有特殊的一席之地;儘管酒馆的数量在一八六九年达到最高峰之后,近年来已经有很多家关门歇业,但是全英国仍然有五万七千多家酒馆。莫利斯.戈兰(Maurice Gorham)在战前写给酒馆的情书《在地酒馆》(The Local)中解释酒馆会如此受到喜爱且历久弥新的原因:「每一家酒馆都是某人的在地酒馆,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常客……你走进去时,看到他们隐身在角落的隔间卡座里,跟酒馆老闆娘窃窃私语……真正的常客就跟家人一样……我自己也是常客,我对这家拥有卖酒执照的小店知之甚详,甚至比对我朋友的事情还要更熟悉……成为常客的要求不高,只要定期出现,并且对酒馆事务表示感兴趣即可;甚至不必喝很多酒。」


在英国,几乎每一个城镇、每一个区域都有一家酒馆符合这样的描述,这让美国人想起重播的「欢乐酒店」(Cheers)―一齣三十年前的电视剧,故事的场景设定在一家理想中的在地酒吧,「在那里每个人都知道你的名字」。美国没有类似的酒馆,至少没有遍及全国的这种制度;美国人常常会把英式酒馆想得非常浪漫,因为他们自己多半只能在不知名的运动酒吧或是连锁餐厅喝酒,目光盯着挂在墙上的电视,而不是大壁炉或是擦得发亮的木製吧台。只有少数人有这样的运气,能够拥有一家迷人的在地小酒馆,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将其视为理所当然,因为这个国家里大部份的人都只能在星期五餐厅( TGI Friday’s)或是辣椒餐厅(Chili’s)喝酒。(不过我得说句公道话,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任何酒馆的下酒菜能够跟辣椒餐厅的无骨水牛城鸡翅相提并论。)


虽然美国人跟英国人有不同的饮酒风俗与习惯,但是将近一个世纪以来,两国人在举杯敬酒时都会说「cheers」。这个字来自法文的「chiere」,原意是指「脸」;后来,这个字演变成用来表示情感或情绪,最后则变成了表示好心情。到了一九七○年代中期,「cheers」在英国又变成口语上「谢谢」的同义词,此后英国就一直延续这样的用法迄今,是一个极具弹性的字眼。别的不说,这是一个可以弭平阶级差异的好字:几乎每一个人都会说,也适合对每一个人说。(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女王了,不过年轻的皇室成员肯定会用这个字。)「Cheers」也可以用来表示「再见」,在完成任何一项小交易之后,用这个字来作结尾,是最简单的方式,而且不只是在酒馆,你可以用在书报摊、在下计程车的时候,甚至在有人帮了你一点小忙的时候。这个字就跟酒馆本身一样的友善和温暖。


或许是因为酒馆的关係,英国的社交生活有很大的程度都围着喝酒打转,远胜于在美国。英国记者露西.福斯特(Lucy Foster)曾经接受《风格家》(Stylist)杂誌的邀稿而戒酒一个月,她说:「在我的交友圈内有个不成文的经验法则……就是不能信任不喝酒的人/……他们都很可疑,要不是有什幺问题、见不得人的秘密,就是对健康有什幺特别的看法。」酒精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它「会让你说话,让你分享,让你感觉良好,即使只有那幺一下下」。她在描述了一月份整整一个月滴酒不沾的悲惨经过之后,又以质疑的态度採访了一位正在戒酒的人和一位因为宗教因素而不喝酒的人,最后在一个题为「清醒的事实」的小框内问了一个不言自明的问题:「经过四个星期的滴酒不沾之后,露西的人际关係进展得如何?」(简单地说,答案只有一个字:惨!)


近年来,在英国有很多人对于国人酗酒豪饮表示忧心忡忡,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就是了。一位曾经在英美两国都住过的朋友对此事下了这样的结论:「在美国,公共卫生对『豪饮』的定义是『一次连喝五杯』,而在英国则是『连续四十八个小时喝个没停』。」跟多数夸大其辞的说法一样,这话也不无几分真实:在美国,一次连喝五杯以上的酒确实被视为豪饮;但是在英国,至少得喝到八杯才算。彼得.海顿(Peter Haydon)在他的《英国酒馆》(The English Pub)一书中曾经写过一首打油诗:「仰躺之人犹未醉/尚能再起喝一杯/俯卧之人醉醺醺/无力起身无力饮。」然而,对酗酒的焦虑丝毫都没有减损英国人对酒馆的热衷。


英国画家威廉.贺加斯(William Horgarth)在一七五一年发表了两幅画作:「啤酒街」(Beer Street)与「琴酒巷」(Gin Lane),画中的景象在两百五十年后的今天仍然没有什幺改变。贺加斯当年作画是为了支持一项反对伦敦贫民牛饮琴酒的运动,因此可以看到「啤酒街」呈现合乎卫生、有益健康的景象,颂扬英国传统的饮酒美德,画中人物都是营养均衡、工作勤奋、前景看好的中产阶级;反观「琴酒巷」则有天壤之别,此画中的人物个个营养不良,放蕩堕落,有个木匠打算卖掉工具去买琴酒,一位母亲甚至还把孩子摔落到栏杆外,还有一具尸体正要塞进棺材里。他要传达的讯息是:喝酒本身并不是坏事,而是饮酒过量―尤其是低下阶层的人―才是问题。在一七五一年,当时的目的是为了阻止本地商店出售少量但是酒精浓度高的廉价琴酒,让一般民众不容易买到酒;最近英国也在讨论是否要实施每一单位最低订价的制度,限制超市无所不在的「买二送一」促锁活动,以减少酒精的消耗量。

不负责任的饮酒方式,每年平均浪费了英国纳税人大约两百一十亿英镑的税金―如果你将额外的警力和医疗费用全都算进去的话。英国医疗协会(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估计,全国有将近四分之一的人有饮酒过量的问题。反对最低订价政策的最有力理由就是指称这等同对穷人加税,反倒是高收入族群―再怎幺高档的皮诺葡萄酒价格都吓不倒他们―才是酒精消耗量增加幅度最高的族群。

美国人的酒精消耗量跟英国旗鼓相当,也造成了同样的社会问题。但是美国是更宗教化的国家,因此举凡跟欢乐有关的活动都会产生罪恶、羞耻的联想,尤其是喝酒。虽然禁酒令早在一九三三年就撤销了,但是有些本地社区还是选择维持严格的规範,禁止在公共场所喝酒,其结果就是即使到了今天,美国仍然有两百多个郡完全禁酒,还有更多地方是部份禁酒。这些郡县大多位在那条圣经带[译注16]上,不过也有例外,如宾州、俄亥俄州和密西根州都有非常严格的法令规範,让这几个州的郡县大多符合部份禁酒;即使在自由派当道的新英格兰,在最深入所谓「齐佛」(Cheever)国度[译注17]的心脏地带,那些需要来杯酒浇熄心中渴望的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保留区内,都还是有禁酒的城镇。


美国人向来就比英国人保守,也没有像英国人那样轻鬆看待喝酒一事。一八三二年,法兰西丝.特洛勒普(Frances Trollope)―也就是英国小说家安东尼.特洛勒普(Anthony Trollope)的母亲―到美国来淘金,最后却写了一本讨论美国礼节的书。她说:「我们〔英国人〕 对不像隔着海峡住在对面的邻居那样欢乐,但是跟美国人比起来,我们简直就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每天都是假期,每晚都是庆典。」美国人对于喝酒的态度因地方而异。在布鲁克林(Brooklyn),你可以在啤酒园替两岁大的孩子办庆生会,但是在阿尔巴尼(Albany)就会有人不以为然,到了其他城镇,甚至还真的是违反了法律规定。很多美国人为了健康因素避免喝酒,却毋需背负这个理由在英国承受的污名。比方说,就算加州人再怎幺热爱他们本地产的葡萄酒,也还是得要小心,不要违反了比以前更严格的酒驾规定;可是反过来说,得来速酒店肯定是美国人的发明,有许多得来速酒店都在南部地区,跟那些有最严苛禁酒法律的地方只有咫尺之遥。美国人喝酒还真是矛盾啊,这样说一点也不夸张。


鼓吹禁酒的人曾经一度倡导要对喝酒的人施予体罚,包括:给予他们有毒的酒精饮料、将他们放逐到阿留申群岛(Aleutian Islands)上的集中营、烙印、鞭刑,甚至予以处决。在短短不到百年后,美国人对喝酒的态度尚未完全复原,一点也不奇怪吧?这些极端的纯粹主义份子要是知道〈星条旗之歌〉(The Star-Spangled Banner)原本是根据一首古老的饮酒歌改写而成的,不知心里又会做何感想?

这也是美国人为什幺羡慕英国酒馆的原因。酒馆是安全、友善的地方,让每一个人都觉得受到欢迎。你可以在那里吃午餐,可以带小孩子一起去(至少在白天可以)。到英国观光的美国游客可能会发现这里的调酒少的可怜,那是因为有严格的标準化度量(法律规定,一份烈酒最多只能有二十五到三十五毫升),可是我们总是可以辩称这是公共服务,因为已经有明文记载琴酒的危险。再说,反正啤酒要有趣的多了。讲到这样,住在美国的英国人可能会对美国啤酒的品质感到诧异。在各地蔓延的手工啤酒提供饮酒大众多样化的选择,而不只局限在非常冰凉、非常平淡的全国性罐装品牌;他们反而对美国酒吧内提供的各式调酒不怎幺感兴趣,这些调酒大多加了大量的冰块,而且毫无例外地都会插上一根吸管―没有哪个超过五岁的英国人会想要用吸管喝饮料。


那「cheers」又怎幺说呢?或许是因为去英国观光,又或者是因为英国小说、电视和新闻的影响,美国人最近也开始用它来表示「谢谢/再见」。就像一位美国人说的,「我喜欢听〔cheers〕,而不喜欢陈旧的『回头见』或是『待会儿见』。不管你喜不喜欢,老美和老英都是表兄弟,事实就是这幺简单。Cheers!」不用说,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幺热衷。


就像一位住在纽约的英国银行业者就曾经抱怨说:「我真受够了客户跟我说『cheers』!美国人说『cheers』简直就像是『欢乐满人间』里面的迪克.凡.戴克,总是这样热情洋溢。这个字一定要说得简洁有力才行。」的确,说的方法确实有关係。英国人是从嘴角两侧发出类似「chis」的声音,用以表示「谢谢」或是「再见」;但是美国人没有注意到,不管他们是在举杯祝贺或是比较不正式的随意告别时,反而唸成「cheers」―同样露出牙齿,而且「r」的捲舌音也唸得太重,隐含了惊叹的意味。有些美国人对于他们移民海外的同胞随意借用「cheers」也不太高兴。有人就大声嚷嚷地说:「这年头,为什幺每个人动不动就说cheers?……我要开始说……『我是不是刚刚喝了酒却连自己都不知道啊?』」

有人对借用「cheers」的美国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反弹情绪,或许看似气量小了点儿,但是语言学家却一点也不意外。琳恩.莫菲(M. Lynne Murphy)就在她的「两国一语」(Separated by a Common Language)部落格里写道:「如果你用了另外一个地方的字,而你在这个地方并没有『与生俱来的权利』,那幺你使用这个字就会被视为『非正统』……由于渴望与某一群人交往,而你所属的文化对这一群人中又未必永远都有正面的刻板印象―这些刻板印象就会影响到你所使用的字……因此,在英国使用美国字会被视为『懒散』、『懒惰』;而在美国使用英国字则会被视为『高傲自大』、『矫揉造作』。」

讲到这里,好像只能用一个字来做结尾了:Cheers!



译注16:Bible Belt是指美国的基督教福音派在社会文化中占主导地位的地区。俗称保守派的根据地,多指美国南部。

译注17:「齐佛」国度是指美国小说家John Cheever(1912-1982)笔下人物所居住的地方,大多集中在美国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

【延伸阅读】

#妞书僮

#这不是英语

#艾琳莫尔

好书就是好书~

妞书僮推荐你有趣又长知识的话题书

作者莫尔亲身经历英美文化的冲击,于是开始讲故事~从单字开始,饱览英/美语间的傲慢与偏见(哎唷~一个字这幺有故事~~)

本文摘自《这不是英语》

妞书僮:cheers来自法文原意是「脸」?? 转载自《这不是英语》篇

出版社:脸谱出版

作者:艾琳莫尔Erin Moore

译者:刘泗翰

相关推荐